旁人說不好相處,實質上只是發懶。

出沒可尋噗浪:https://www.plurk.com/lucy5077

【全職/葉藍】明知故犯(下)

◎ 收錄於CWT45《期待值》一刊。灣家通販可洽shopee

◎   剛旅行回來,然而腦洞太多,填坑進度緩慢嚶。

◎   接上篇






抬臂制止來人打算親吻自己的舉止,許博遠不禁喃喃,「為什麼?」

「想一段時間有了,現在才有機會這麼做。」對方如此答覆聽得許博遠不明所以,緊抿雙唇,想直起身拉開彼此距離,卻被葉修扣著雙腕,又聞,「說起來,倒是有一則好消息,想聽嗎?」

許博遠微蹙眉心,端詳試想,仍記不起在便利店門外,醉得睡著的自己之後還有什麼不合宜的作為,記憶有如斷軌似的缺了一段拼湊不全。一時間毫無頭緒,又得不到解答,只好將目光瞅向眼前面露莞爾的葉修,終是禁不住好奇地出聲提問:「什麼意思?」

「你啊……脫離單身,跟我湊成對了。」

來人眼眉帶笑,似是對他這般反應早有料想,兩掌托著他的頰畔,不單重述,還做補充,「昨天我說,我們處個對象如何,你還笑得傻愣直說好呢。怎麼醒來,全忘了不說,還打算不認呢?」

許博遠困惑,低斥一詞怎麼可能,卻又無法肯定昨晚自己喝得迷糊,說不準還真鬼使神差地應允對方一聲,也並非沒這可能。

況且酒醉醒來,就能夠成就一樁感情事,這也未免太不切實際了些。許博遠腹誹,又不是庸俗戲本讀多了,連現實跟虛構都分不清楚。

「少戲耍我了,這玩笑不有趣。」話一出口,不知是遣詞過重,還是真誤會了對方。見葉修神情忽然一僵,許博遠不自覺噎音喚道,「……葉修?」

「說得突然,是嚇著你了。」葉修失笑,對於前述越矩行徑,沒附和戲弄之說,反而表現得如他所敘述那般,情不自禁。

許博遠懵然,來人托住他左頰,使力一掐,為他驗證此刻真實性與否之餘,還不忘調侃。

「酒也該醒得差不多了,怎麼腦袋就是不太好使。」

「……昨天我應該是醉得迷糊,糊里糊塗應聲附和你吧。」許博遠嘟嚷,才想接續反駁對方腹誹言論,即辨葉修忍俊,笑應著他。

「是啊。」

許博遠終是忍不住羞惱,手腳並用地糊了葉修一臉,全然不顧兩人衣衫不整,還在床上鬧騰好一會後,直到葉修翻過身壓著他左腿,還扣著他雙腕,許博遠才意識到不妥之處。

來人俯下身軀,兩人凝眸對視,使得許博遠實在尷尬,不禁扭頭躲開葉修的炙熱目光,即覺對方將頭抵在他的肩窩處,聲嗓模糊,似是倦乏。

「說什麼呢?沒聽清楚。」

「……我說,我認真的。」意有所指,許博遠一怔,悶哼了聲,像是明白葉修所言為何,卻未作表態,答應也好,拒絕也罷,聲嗓全數梗在喉間,怎麼也沒法開口付諸。

瞧他良久沉默,葉修無奈扯嗓:「都戳破那窗紙了,你怎麼還想裝沒事呢。」

「……久沒聯絡,一見面就提兩情相悅,怎想都覺得不對勁。」

「你這話聽來還真有幾分哀怨。」葉修一陣悶笑,後接續:「要不是旁人提點,我也沒想過這點心思,還以為只是特別與你談得來而已。」

正打算逐一將事情給說開,一道突兀的門鈴聲倏然響起,嚇得兩人一怔。葉修這才抬起頭,朝壁上掛鐘望去,急忙起身套上衣褲,前去應門。

微敞門縫,來人眉眼帶笑,語帶雙關:「早,睡得還好嗎?」

未等葉修答覆,蘇沐澄再次開口,「下午的航班,需要幫你改簽嗎?」

目光直瞅葉修,卻微微一推門板,揚聲提問,「不介意中飯一塊吃吧,……藍河?」

聽悉有人叫喚,裡頭的許博遠下意識應答,有所察覺而摀口噤聲時,早已太遲,留得門前葉修神情無奈,一旁的蘇沐澄笑靨如花。

 

◇◇

 

望著街上往來人潮,許博遠啜了口熱湯,思緒還留存若有似無的虛浮感。身旁人又在他碗裡佈菜,抬眼即對落座另端的蘇沐澄投來的視線,看得他微低著頭,直盯碗裡飯菜,秉持著食不語的概念。

「他都到這歲數了,感情事還這麼慢吞。」蘇沐澄忽然開口,許博遠眨了眨眼,困惑地扭頭向葉修望去,即聽對方失笑,「麻煩你多擔待著他些了。」

來人一席話聽得他油然愣神,以為自己錯聽而作試問,「什麼意思?」

未料他反應,蘇沐澄不解,瞟向葉修仍處淡漠地提筷夾菜,絲毫沒打算解惑的模樣。

「他昨天沒跟你吐實,提告白,談交往的事麼?」陳述直白且果斷地揭開他薄如蟬翼的心門,許博遠垂著腦袋,嘴裡喃喃,「我……,不記得。」

兩人面帶困擾,葉修這才開口緩和,為雙方解圍,「沒什麼,不礙事。昨天全明星結束,大家都倦了,我沒向他提。」

食不知味,有如嚼蠟。許博遠壓根嚐不出旁人談及炒肉滋味不錯之處,思緒全然縈繞在適才對話,再次驗證旁人所言不參虛假,出於認真。

確實是他逃避心態,作以玩笑看待。

趁葉修結帳時,許博遠被後頭蘇沐澄輕推,先行步出餐館外頭,顯然有事與他說。

「昨天活動結束後,葉修說想一個人附近繞繞,碰個運氣,看能不能與你巧遇。其實我那時想問,不是都透過關係知道號碼了,怎就不直接打個電話約見面。」蘇沐澄話說得淺顯,言簡意賅,「……有好長一段時間,我看他總掛在榮耀上頭,什麼事情也沒做,就對著屏幕絮絮叨叨著。後來走近一瞧,才知道原來他開著話筒,正跟你聊著。隨著時間一長,總覺得哪裡變了……。啊,我的意思是變得更好些。」

「有次禁不住好奇一問:是不是跟誰處了對象,把原本漫不經心的性子給丟了?」蘇沐澄突然伸手在唇前由左至右比劃拉上鍊扣的動作,讓許博遠禁不住好奇雙唇微張,試圖詢問。即覺腦勺被來人探掌揉弄,「嚼什麼耳根呢?」

「說我在全明星的表現挺好的。」為加深其真實性,許博遠跟著附和點頭,也不知葉修是否接受這說法,抑或沒打算搭理他們胡謅,拐了話鋒,「一夥人還等著妳回去,一同搭車去機場呢。」

未讓蘇沐澄提問,葉修又說,「我本來計畫晚些時候回去,壓根沒訂回程航班。」

回飯店途中,蘇沐澄趁空與許博遠交換了號碼,目送一眾興欣隊員們搭車離去後,僅剩他與葉修兩人佇立在中庭門口,兩相無話。

直到口袋裡頭的手機驟響短訊提示音,許博遠拿出查看,內容幾行簡短,卻盈滿他的視網膜。

「他說:沒有,只是有個在意很久的人。」不自禁以唇形勾勒字詞,甫抬頭即暼旁人不知何時走遠了些,燃火點菸,汲了一口便將菸擺在一旁自行燃燒。

「對於先前不得當的行為,我很抱歉。」許博遠走上前,佇立於對方約三步距離遠,感覺到葉修目光朝他探去,他望著手機螢幕那行文字,作了個深吐,聲線微顫。

「呃……,我、我有個喜歡的對象:認識的時間零零總總加減起來,並不算長。對那人的認識也不深,可能比起報章多了幾條而已。他啊……、性格沒什麼不好,就是說話嘲諷了些,總喜歡跟我耍嘴皮子,不知道是作弄我為樂,還是另有所圖。仔細想想,這人能圖我什麼呢……,反過來還倒有可能。」停頓好一會,發覺自己語無倫次,許博遠擺了擺手,像是抹去適才發言。

葉修深吸了口菸,隨即掐了菸頭,沉沉試問:「這對象,你覺得如何?」

「可能……、應該,可以試試。」

「這次你可清醒著,別想耍賴了啊。」葉修見他這無措口吃模樣,不由忍俊。步履向前,牽起對方的手,緩聲重述。

「我在意你很久了,處個對象如何?」


评论
热度(24)

© Noir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