旁人說不好相處,實質上只是發懶。

出沒可尋噗浪:https://www.plurk.com/lucy5077

【全職/葉藍】Encounter-1

◎ 此篇設定:花吐paro、雙向暗戀(´∀`)ノ

◎ 順便扔個這刊的印量調查

◎ 《Serendipity》餘本可洽 https://goo.gl/EA3e7G





Side A

01.



  眼睫眨了幾眨,他直瞅前頭屏幕,目不轉睛。

  隨著興欣奪冠那一瞬,螢幕鏡頭精準地捕捉到那人輪廓時,喉間忽然竄升的麻癢感受讓他忍不住輕咳幾聲,啜飲了口熱茶,試圖緩和不適,卻得反效果,讓他急咳了好一會才消停。

  一攤開手,眼瞥掌心上頭零星花瓣,許博遠一怔,壓根沒意識到怎麼回事,腦袋雖是空白一片,將手拳起摀掩的反射動作卻顯得精確。還讓一旁的公會同事一連叫喚了好幾聲,這才回過神來,愣聲答應, 

  又瞅了眼直播映像裡頭被人群簇擁的葉修,對方似是不習慣攝像閃燈的刺激而淺瞇著眼,目光直視著鏡頭,笑得自信,可也依稀能夠從那眼眉間勾勒出其疲色。許博遠忖度,另手撫著頸脖,掐喉似的難受感隨著他視線流連的時間無端擴大,他只能單音簡短附和同事的話語,倉皇地將目光撤離一屏幕的身影。

  在得短暫緩解時,他倏地起身,手拿著剛沖泡不久還存半杯的茶飲,快步走離還正熱烈討論剛才比賽的同事群,喧鬧吵雜的聲響撓得他耳膜鼓譟,撓得他喉癢想咳,更不禁起顫。

  隨著步履漸遠,來到茶水間,青年邊傾盡杯裡茶水以做沖洗,邊作沉咳。指腹抹去嘴角沾染的青色碎花,縱使自己對幾類常見花卉有相當認知,青年忖度,可單憑幾瓣零碎評斷品種,他可沒達到這級別。

  幾指淺淺抓撓頸部,許博遠看著鏡中顯然狼狽的自己。儘管這症狀時有耳聞,也聽過身邊友人轉述幾例佳話;可真換作是自己成了當事者時,根本難以跟浪漫一詞搭上聯想,腦袋不但空白一片,還讓忐忑取而代之,一點一滴地侵蝕思緒。

  與其說是害怕,不如說是惶然,可能還貼切許多。許博遠暗忖,仔細試想,近來並沒有接觸到他人吐出的花瓣,也就不成立所謂傳染的可能。又是幾聲乾咳,那麼唯一能夠確定的只有──他喜歡上一個人。

  而且是單戀。

  許博遠對著鏡面歪扯唇角,若是自己剛才沖泡的是花草茶,他可能還能一笑置之,好自欺欺人,裝作沒這回事。只可惜……,他既沒熬夜,也沒感冒,意識清明得很,尤其剛才還清楚捕捉轉播賽程最後那精彩的對決,青年不由屏息,就深怕錯過轉瞬變化。

心思全然懸繫上頭,直到結束一刻,他才擱擺思緒,不自覺地為葉修感到喜悅,可失落感也隨之接踵。

  他還記得距離最近一次與葉修聊天時,談到若是這一次真讓他奪冠,之後有什麼打算。許博遠當時還看著對話框最後一行簡短幾字,怔愣了好半晌,難分裡頭真假。

  他清楚,憑藉一線網路進而與葉修相遇的自己算得上是足夠幸運。

  許博遠反覆咀嚼,試圖找尋任何玩笑成分,可無論怎麼組織,總排不出個太像樣的解答。念頭來回兜轉了好幾圈,仍舊未果,終是不得不將其歸咎於單戀上頭,許博遠不禁自我解嘲,這聽起來就不是個戀愛故事該有的好開頭。

  沖去零星花瓣,又重新沖了杯熱茶,回返喧囂。隨著同事們話題轉向,青年儘管忍著喉嚨不適,也仍不忘自我揶揄幾句:何其有幸能與大神打交道,還刷過幾場副本紀錄呢。

  許博遠心想,還見識到對方談交易材料時,活像是菜市場婆媽喊價似的。那時候擾得在第十區開荒的自己是有多麼的……、說悽慘,倒也不至如此地步。端詳思忖,為了提升武器而蒐集材料倒也合理,在想通這道理時,幫刷副本紀錄,賣攻略,搶菁英怪等行徑也不足為奇。

  這種子早在那時候就植下了,可什麼時候發芽成苗,進而還讓他陷入單戀以致罹患吐花症狀的過程,若說他一點頭緒也沒有,更也許是他將那些表徵給壓在底端,沒想揭開。

  能夠緩解病徵的解答,只有兩種:要不抓牢,不然放了。

  許博遠清楚,無論何者,這過程大抵得磕磕絆絆地過的。



评论
热度(29)

© Noir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