旁人說不好相處,實質上只是發懶。

出沒可尋噗浪:https://www.plurk.com/lucy5077

【全職/葉藍】Serendipity-4 (END)

 

◎ 補個存稿,代理那兒還有餘本可洽 https://goo.gl/EA3e7G

◎ 刊物裡另有收錄〈Little things〉這篇略含柴肉就先暫時不公開嘿






  悠悠轉醒,意識尚且朦朧之際,眼睫眨了幾眨,見湊近於眼前那張五官排列,意識到身旁人身分時,許博遠倏地驚醒,縱使沒嚷出聲,也突地被這麼一齣給嚇得夠嗆。

  論一睜開眼,就見榮耀大神睡在身旁的概率能有多少。

  許博遠自我解嘲,試圖挪動起身,才發覺對方擁著他腰側,即使中間隔了床被褥,被葉修擁抱入眠的姿勢仍讓他感到彆扭。

  儘管自己並不反感,也未添牴觸。

  許博遠心忖,大抵是對方在自己印象裡頭參雜了太多難捨難分的複雜情愫,進而促使他潛意識為對方的行為辯護,自有完整的解套流程。

  並非憧憬,也不是一心攀附且另求所圖。許博遠抿了抿唇,可他就這麼迷迷糊糊地給栽在這麼一個人身上。

  認真細想,那人除了玩榮耀的確厲害之外,還真沒什麼特別的。

  望著旁人的睡容,雖說端詳一看就見下頷未理淨的髭渣,也看眼周因長時間熬夜暈染了圈灰黑色料。伸手將對方散亂的瀏海給撥弄整齊,許博遠顧自忖度,對方稍作打理,還是算得上是好看的。

  至少看在他眼裡,現在這副模樣,也不太壞,看得順眼就行。

  想起葉修曾以襯衣棉褲汲著拖鞋的搭配,縱使清楚對方也就圖個順手,他仍舊禁不住噗哧一笑,捧腹低笑的反應把葉修懵得不明所以,還自我解嘲一句,「我這穿著討喜,這還讓你笑得真歡。」

  思緒方止,許博遠這才仔細看了看葉修衣著,一身單薄隊服顯然難抵室內空調的溫度,青年這才小心翼翼地挪動葉修攏在他腰腹的手臂,想將身上包裹厚實的棉褥分攤給旁人,殊不知動作過大,早擾醒了對方。

  待許博遠將被褥給妥善覆在葉修身上時,即聞旁人低笑,「臉色看起來好多了,還能想到幫哥蓋被子取暖。」

  青年噤聲,聽葉修啞嗓才甕應一音,「……嗯?」

  「都多大的人了還跟沐澄胡鬧。」

  「……我哪有。」許博遠納納答聲,可見來人惺忪。

  「那為什麼要來?」

  許博遠早在先前就有過掙扎,見自己猛然回神時,電腦螢幕顯示訂票確認的頁面,他只好認命地收拾簡便行囊,搭乘往S市的飛機。直到落地,他仍然沒有頭緒。

  即便他能夠用一詞受邀,輕描帶過。

  可他清楚,實際上遠不止於此。

  「……你怎麼會知道?」打破沉默,許博遠沒有正面回應,反倒拋扔另道問題給葉修,彷彿試探,更是討解。

  「沐澄說的。」禁不住疲倦,葉修合攏雙眸,緩聲補充,「嗯,我是來討教的。」

  青年不明所以,鼻音呢軟,「什麼?」

  「你覺得想跟一個人告白,應該怎麼做?」來人忽然沉聲,聽得許博遠情緒泛澀。儘管難受,言語仍作打趣,「直接說不就行了?」

  「嗯……,我也這麼覺得。」就見葉修緩睜眼簾,許博遠清楚可見對方眸眼裡的自己縮影。扯了扯唇角,試圖掩飾不自在。縱使自己看不見,他也心知肚明,肯定難看。

  「不舒服?」即覺葉修探手貼上他額心,青年搖頭否定,側頭將整張臉給埋入棉枕裡,「……累了。」

  隨即而至的沉默,讓許博遠反覆做了幾次深呼吸,嘗試平緩情緒起伏。卻得旁人伸手揉髮附耳低喚,讓他不自覺緊抿著唇。

  「許博遠。」

  「該怎麼說……。」葉修嗓音明顯一頓,邊揉弄青年碎髮,邊組織台詞,「跟榮耀女神相處那麼久,我發現我有了第二個想認真相處的對象。」

  未聞青年應答,葉修提音,「欸,可別睡著了。」

  就望許博遠扭頭露出早憋紅的臉,模樣幾分滑稽,「誰睡著,要跟人告解還磨磨嘰嘰的。」

  「這不是就在說了嗎?」葉修忍俊,清楚捕捉青年那飄忽的目光,低頭抵往對方額間,半強迫地要許博遠直接面對自己。

  「不介意的話,跟哥處個對象,怎麼樣?」

  青年一怔,未料來人會如此發言,半晌沉默。

  葉修倒也沒急討要答案,指腹揉弄對方泛紅的眼際,「我就也沒想太多,畢竟被拒絕的話,其實也沒能有機會談以後什麼的。」

  葉修撓了撓頰,見青年似是忖度,他又繼續,「我都還沒見過你那貓,或許還能跟小點湊一對。」

  「誰讓你狗跟貓湊一塊的。」許博遠笑罵,咳了聲,驟轉話鋒,「……我是男的。」

  「這不是明擺著嗎?」葉修清楚對方所指,湊近青年,刻意頂了下身,「我也是。」

  「……能正經點嗎?」許博遠退了退,見對方沒打算遮掩檔部微隆,簡直流氓行徑,「葉修。」

  旁人悶哼,許博遠也別無他法,任來人附耳吐白,旖旎繾綣,最後沉沉入夢。

 

 

  自從得知要舉辦榮耀世界邀請賽後,兩人也開始不得閒。

  難得的空暇時光,許博遠早早就出門採買用品,還購置不少蔬果,好讓近期潛心鑽研各國戰術配置的葉修補充營養。

  甫進家門,就見愛貓趴伏在地,模樣看來略顯無聊,似乎是因為自己方才落鎖聲響吵醒牠似的。就見牠豎起耳朵,背部微拱伸了個腰後,走在前頭步履輕快,讓許博遠不自覺也放緩步伐,走進客廳就見沙發上的同居人睡得正沉,就連小貓跳上了他腹部,整個身軀窩成一團都沒能吵醒。

  眼瞥腕表,縱使昨晚既叮嚀又囑咐地要對方早睡,可實際上,那人有沒有把他的話給放心裡,他可沒有那十成的把握。

  望那人整張臉都埋進了薄毯裏頭,許博遠莞爾,鑽研他國戰術佈置的可能性還是遠大於前者得多。

  轉念打消叫醒對方的念頭,許博遠將快餐店買的飯盒放在廳桌上,回房沖了個澡且將整籃待洗衣物挑揀進洗衣機後,接著到廚房開冰箱拎著茶飲,回到客廳倚著沙發席地而坐,才剛拿起遙控器打開電視,伴隨而至的是後頭來人睏倦的聲嗓。

  「多晚睡?」視線直盯著螢幕,指腹頻頻點著按鈕,眼前色彩不停轉換,都快將所有頻道給閱覽了遍,許博遠才又跳轉回新聞台,「早知道租點影集來看,也有趣得多。」

  聞後方來人低笑,他不以為意,攏著不知何時跳下沙發蹭在他腳邊的貓咪,又問了句「吃過了嗎?」

  「嗯……,餓了。」對方語帶雙關,聽在許博遠耳裡,霎時難分究竟是誰餓著了,可時日以來的相處還是讓他先應了句「桌上有飯盒。」後起身拿了貓糧,開罐倒入盤內並放妥位置。

  「……唔、真冷淡。」許博遠挑了挑眉,看對方蜷在沙發上,儼然不願起來的懶散模樣,哪裡有當年馳騁榮耀的模範,反倒與他討要強力蛛絲和白狼利齒不說,還不忘拿點密銀吊墜的、嗯……,無賴?

  許博遠忖度,即使後來清楚其中來龍去脈,可對被這麼索討的當下還真是噎著嗓子,愣在鍵盤前根本沒法反應。

  「媳婦我餓……。」呢喃軟語聽來幾分可憐,許博遠精準捕捉其中幾詞,霎時間連同情都不願分,「飯盒還要不要了,喊誰媳婦?」

  未料對方如此應答,葉修噎了聲,半直著身,將頭枕在那人肩處,意欲撒嬌討好的模樣看得許博遠不由忍俊,逕自的拆開飯盒,由讓裡頭的飯菜香氣飄散四周,嘴裡不忘叨唸,「坐好吃飯。」

  聽葉修先是甕聲應答,接著伸了個懶腰,打直腿腹,隨自己一同倚沙發席地而坐。讓他不由怔愣,即得旁人輕笑試問,「怎麼,見你看得出神?」

  「沒。」許博遠扒了口飯,接著打開另個飯盒遞給葉修,「菜色一樣,沒你不吃的,不用再把菜挑揀給我。」

  瞧旁人定睛一看裡頭飯菜的確是他慣吃的菜色,沒有持筷擺出挑揀的舉動,許博遠倒是放心地大口扒飯,許是餓壞了,塞滿飯菜脹得雙頰飽滿,樣貌幾分倉鼠似的,看得一旁葉修還探指戳了戳對方頰畔,「沒跟你搶,緩點。要不我這再分你?」

  許博遠搖了搖頭,推拒對方的提議。端詳試想,要不是因為起初兩人同居時,葉修總喜歡逗弄著他玩,尤其是吃飯時,葉修會挑菜搶食的反應簡直讓許博遠大呼困擾。

  嘴上說都好,實際上將菜全數夾到他碗裡也不是沒有過,更有幾次還直接將餐盒原封不動遞還給他,轉身換拆泡麵塑料包裝,只差沒滾好熱水傾入杯碗而已。

  許博遠也曾有幾次要葉修自己決定吃什麼,可聽到他口中又是泡麵和菸這兩種選項時。終究還是拉上正用小號在公會頻嚷著組團打本的對方,下樓到巷口打包了兩個盒飯,由他自己欽點菜色,還換得葉修那句「可以挑的時候,當然會挑啊。」說得理所當然,也惹得他接連好幾個小時都不想跟他說話。

  至於怎麼不是用天數計算,誠於同居人的無賴程度,許博遠實在是無能為力。

  才剛簡便沖完澡,頭髮還沒吹乾,他才想催對方換他盥洗,才剛抽出帳號卡打算趁空採集點藥料,就發覺葉修忽然傾身咬上他耳骨,搶了他的卡又順道丟回一旁抽屜時,許博遠當下思緒就如葉修一詞「晚了。」

  明明兩個都是只愛榮耀女神的宅男,姑且不論遊戲裡頭對方多麼強勢,怎麼連現實都似乎難抵差距。

  興許是恥度有別,又可能是對方太沒下限,許博遠忖度,論這之外,他應該還是不輸葉修的。不甘示弱地咬上對方唇瓣,然後又是一場漫長的……、簡直別提了。

  瞥了眼旁人,嘴裡邊咀嚼著午飯,另邊仍不忘空出手逗弄剛飽餐一頓趴伏在旁的愛貓。見葉修又是揉又是撓,許博遠不住出聲制止,「別總這麼著,等會又被抓疼了。」

  「吃味了?」葉修低笑調侃,隨後將寵物給抱上他腿腹,「這傢伙只護著你,瞧牠之前撓門撓得可兇了不是。」

  旁人意有所指,許博遠儘管眼神示意對方噤聲,仍阻擋不了葉修那若有似無的暗示,「兩個簡直一模樣,都撓得好疼。」

  葉修一席話喚醒了他的記憶,兩個大男人解決慾望的時候也不是沒有過,被對方半推半就地作了半套的次數也不下百次,可興起作足全套的念頭時,可讓許博遠吃盡了苦頭。

  雖說初體驗算不上壞,畢竟經過上網諮詢,順利擴張達到插入目的。可過程似乎讓葉修不甚滿意,燃起了他那不知從哪來的實驗精神,為了試驗哪家潤滑效果最佳,還網購好幾罐不同口味的潤滑劑擺在各處,預謀意圖濃厚,弄得許博遠實在哭笑不得。

  為了葉修,也為了愛貓,他還是認份地將那瓶罐給收至房裡。

  「誰讓你流氓了?」許博遠笑道,就見葉修淺瞇眼眉,模樣似有幾分謀算,不由出聲,「怎麼?」

  就覺葉修探指拭去他嘴角邊殘留的飯粒,傾近身軀,舔吻唇角,啞聲低喃,「……還餓著呢。」

  赧意忽地竄升,許博遠只是低著頭,察覺到主人視線的寵物略抬前腿抵上他的腿,揚聲喚道。

  「……但我吃完了。」

  略微隱晦的回應聽得葉修不禁忍俊,傾身咬了口對方下頷,「管飽嗎?」

  許博遠沉默,捻了旁人唇角上的米粒,將指尖湊近葉修。青年眼神雖然飄忽,可看在葉修眼裡,其暗示意味濃厚。

  那人難得的主動,宛若默許。葉修莞爾,含住來人食指,將米粒給捲入舌根,舌間仍作品嚐反覆舔舐著。抬眼望著對方,葉修輕咬了下指節,便張口退開。

  即聞一聲貓叫,許博遠倏地回過神,抽回手。葉修只管著笑,湊近來人唇際,掠了一吻。

  「連牠都知道,我多想要你。你怎麼說?」

青年只是反扣住對方的手,無聲應許。



评论
热度(21)

© Noir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