旁人說不好相處,實質上只是發懶。

出沒可尋噗浪:https://www.plurk.com/lucy5077

【黑籃/黃黑】Borderline〈Side: Kise Ryota〉 Act.3

○ 此篇已出刊,收錄於《Borderline》一刊。

○ 既刊購買可洽詢月見草。


〈Side: Kise Ryota〉

Love is hard to get into, but harder to get out of.



Act.3

 

看著其他社員進行基礎訓練,眼見黑子運球上籃的低命中率,黃瀨心忖,這未免也太、誇張了這表現。

時日以來的相處還真是讓他見識到了黑子在籃球上的技巧,還真不知該說預想之內,還是出乎意料,黃瀨調侃,真不知道對方到底是怎麼成為正選的。

技巧既不怎麼出色,體型也不比他人具有相當優勢,綜合各項數值僅能勉強算是中庸的程度,留心觀察所得到的結論多少讓黃瀨感到失望之餘,更是參雜了不少輕蔑的想法,或許他是該慶幸的是一軍裡頭還有其他優秀的球員。

誠如當初因為看到其精湛球技而讓他決定加入籃球部的青峰就是一例,黃瀨心想。

雖然一直以來都抱持著只要有個大概基礎,經過仔細觀察過他人的動作後,透過仿製的行為呈現就能夠造就出自己想要的結果,也就能輕易且簡單地獲得他人口中一詞天才的美名。

過於順遂的表現,總是讓他的期待一再地落空。

直到他看到了青峰俐落且高超的技巧時,才恍然自己竟也會有無法完全仿效他人行動的時候,也才對籃球這項運動燃起了興趣,做為自我挑戰的一環,以青峰做為目標試圖挑戰自己的可能性,也嘗試著跳脫了不具新鮮感的無聊生活。

青峰的確有其厲害之處,黃瀨忖度,但他不了解的是為什麼那兩人究竟是怎麼搭上一塊的,儘管他人看來並不相襯,卻也難以對於之間相處融洽的微妙感作出任何解釋。

大概說得上是羨慕的,但也似乎不及忌妒一詞,黃瀨自嘲道,他想他無非就是看不慣自己的教育指導員不是青峰就算了,竟會是由存在感薄弱且能力不出眾的黑子擔任一職;雖說是二年級,但出於中途入部的原因使然,他的待遇仍與一年級一樣得做雜務。而對方除了提點訓練須知,以及不時在旁督促他完成熱身及基礎訓練等,並沒有什麼特別之處。

端詳試想後,讓黃瀨感到不平之外,更是越發輕視於黑子的存在。                       

卻也無意間的、越加在意起那個人,而他仍不自知。

「到底是為什麼會是由他擔任我的指導員啊?」黃瀨明顯夾帶著抱怨意味的說詞聽得一旁的青峰直嚷著:「別用手指著你的指導員,很沒禮貌啊你這傢伙。」

黑子也僅是靜靜地瞥了他一眼,繼續著拉筋的動作,很顯然地不打算回應他的發言,但神情沒有任何不滿等類似情緒產生,就似初遇時的那般淡然以對,看得黃瀨不由撇了撇嘴,鬱悶地低哼了聲,停止微詞。

在見那人絲毫不理睬他的幼稚舉動,讓黃瀨不禁再次腹誹著那人的自視甚高,低啐著,「什麼嘛,小青峰就算了,為什麼他也會成為正選啊。」

即聞一旁的青峰低應:「別小看哲,他可是很厲害的。」

黃瀨雖表不以為然,可視線卻緊凝於不遠處的那道瘦削身影。顧自暗忖,或許是不甘先前被對方筆直道出自己的那副偽裝,所以腦袋裡總想著該怎麼做出合理的解釋,好將自己該有的形象修補得近乎無缺。

但想也知道怎麼可能,黃瀨自嘲,他本來就不是個完美的傢伙,儘管善於仿製他人的舉止。

思緒不由偏轉,想想起初促成與交往對象分手的原因全然歸咎於想像與現實間的出入太大,她們喜歡的是擁有那張好看皮相的他,而不是因為黃瀨涼太這個人。隨著時日漸增,每聽到了他人的表白,黃瀨總不由反問對方:「你喜歡我什麼?」

除了那一詞反覆的長相之外,若不將一個他從未聽聞,且彼此也未曾相處過的人說他性格直率這例也算在內的話,他鮮少從那些一廂情願的告白者嘴裡聽聞其他特別的單字。

沒有這張臉的他,什麼也不是;也似他無論苦練多久的基礎,耗時反覆練習,不過是仿造他人技巧且運用,就被喻為聽在他耳裡嘲諷至極的一詞天才。

儘管他的確擁有相當不錯的學習能力,但若非有良好的觀察及根本的基礎,他也不過只是個平凡人。黃瀨調侃,儘管他的體型及外依舊具有相當優勢。

而多數人的一廂情願讓他感到疲憊,黃瀨暗忖,但、黑子卻筆直地道出了他一直以來的想法,筆直地戳破他人眼光裡那個不真實的他,陳述雖平淡,卻足以讓黃瀨感到泛澀。

明明、只是個沒什麼存在感,球技也不怎麼樣的傢伙,黃瀨腹誹,可坦白想來,也是個誠實得讓他難以取捨究竟是喜歡還是討厭的人。

思緒漫漫,但不影響適才練習情況,反倒是以消耗體力好中止胡思亂想的行為。

大口地灌飲著水液,直到聽見黑子忽地一聲「黃瀨君,該收拾場地了。」的指示後,他才漫不經心地悶應了聲,卻藏不住唇間微抿的笑意,近乎自嘲。

真是個矛盾的存在,黃瀨忖道,一時之間分不清適用這詞的是對方還是自己。

待整理完器具室後,他們便一道回至部室裡頭整理一身汗濕稍帶狼狽的自己。

換下一身濕黏的衣物,簡單收拾了下提包後,視線輕掃了下一旁正扣著制服鈕扣的黑子,見對方著裝完畢並關上置物櫃的門後,黃瀨這才開口試問:「一起回家嗎?」

只瞥黑子一臉不明所以,但也似乎不打算詢問的模樣讓他隨即補充:「還是你等會有事?」

「不算有事,只是想去書店看看。」黑子答道,順手將擱在一旁長椅的書包給提起,「黃瀨君要一起去書店嗎?」

對方忽然的反問讓黃瀨一怔,似乎未料黑子會作如此邀約,而不覺多想了些。

他雖常去圖書館,但為的通常不是書,而是因為常有傾慕者選定那處告白,況且閱讀實在不是他涉獵的所好之一,自己也不是偏愛書籍的類型。黃瀨稍作試想,作為打發時間的去處似乎算得上是不錯的,但就以往的經驗,被粉絲認出總是難免。

難得近期沒有拍攝的工作讓他樂得清閒,但他可不怎麼願意在私人的時間被粉絲認出之餘,還得掛著職業笑容應付,黃瀨暗忖,饒了他這些天以來高強度訓練下的疲憊不堪吧。

才正打著婉拒對方的念頭,就聽黑子一聲低喚,回過神時即瞥對方早已佇立於部室門口處待他走出以便落鎖,黃瀨即刻急忙地拎起書包背帶與黑子一同離開。

走了好段路後,黃瀨這才全然忘了自己適才的打算,不久前他還跟黑子順道去速食店買了奶昔,這時候若跟對方說臨時有事豈不是聽來明顯牽強。黃瀨心想,連自己都難以信服,更何況是身旁人,可是那個在彼此視線交會時總讓他有種被看得透徹的黑子。

想來帶有幾分的嘲弄,黃瀨暗想,可卻不得不承認在聽見黑子說出,「看得出黃瀨君並非出自真心,我不介意一個人去書店。」的一番話語時,他是感到受挫的。相較於部分出於忌妒也好,羨慕也好的微詞而言,黑子的實話聽得他刺耳之餘,卻也只能苦笑作結。

或許他真是較他人多了那麼點學習天分,才使然如此結果。就似黑子在他甫入一軍時所言,「相信黃瀨君不久後就能成為正選的。」雖知對方出於善意,可他就是忍不住臆測,字裡行間聽在耳裡就像是對他的變相嘲諷,讓他忽然地厭惡起、那個明明生活順遂,卻總是感到不順心的自己。

而他最為受傷的莫過於自己下意識的公式反應,牽動兩頰肌肉的動作僵硬得讓他不由猜想自己的表情,看在對方的眼裡是否可笑,只見自己縮影在對方的視網膜上,輕輕淺淺地、近乎融於那人的瞳色裡頭。

黃瀨不由一怔,在收回心思的同時,他也才恍然自己已身處熱鬧的街區之中,佇於原地,才正打算試問黑子走哪個方向,赫然驚覺目光遍尋不著方才還在自己身側的黑子。

頓時摸不著頭緒,黃瀨半咬著吸管,啜飲著手中因融冰而逐漸降溫的奶昔,口腔間頓時溢滿了冰涼感,卻無法抑止油然紊亂的思緒。

下意識地打算拿出褲袋裡頭的手機,轉念一想才想起他們的關係並不到交換彼此手機號碼的熟稔程度,黃瀨不禁低啐了聲:「到底在哪裡啊……。」

耳側忽響一聲「黃瀨君,怎麼了嗎?」讓黃瀨驚呼了聲,反射動作地退了半步,看著一臉不明所以的黑子讓他倏地緩下了惶然情緒,及聞來人試問:「在找什麼嗎?」

「想說怎麼一轉眼你就不見了,還想說上哪找人,結果你就出現了。」

「我有跟你說奶昔喝完了,我去丟垃圾。」見黑子手指著不遠處的超商,黃瀨半扯唇角悶哼了聲表示知道。

稍感不快,黃瀨自知並非針對眼前人,而是對於自己方才不見對方時的那般躁動,說得上是微妙的。換作其他不熟識的對象,直接離開的念頭都有了,更別說是找人這回事。

一時之間難以釐清思緒,黃瀨僅作低應:「那大概是我剛才沒有注意到,抱歉。」

即得來人答應:「不會。倒是造成黃瀨君困擾,不好意思。」

隨即而至的沉默讓黃瀨稍感尷尬,只見黑子一臉淡漠更使得他不知該從何聊起。幸好橫亙於間的靜默並未持續太久,直到彼此踏入書店時,才聞黑子一句,「我要去那區看看,黃瀨君呢?」

先是遲疑了須臾,黃瀨才悶應:「我、……隨便看看好了。」

即見黑子點了頭表示知道後,便逕自走去適才所指之處,只看那人單薄的身影逐漸走離,讓黃瀨不由感到彷彿自己一不經意,就會丟失黑子的去向。

讓他再一次地想起了初見的那段插曲,對方身後的窗簾微敞,隨著微風吹拂而進,拂亂了對方那頭細碎的髮,看得他不由猜想著,是否眨眼之間,那人稀薄的身影就會消散於空氣中一點也不留。

這感覺就似自己的反襯般,黃瀨暗忖,總讓他有種不太踏實的感覺,反覆地讓這念頭兜繞於思緒裡頭,不斷縈繞著。

待思緒從回憶抽脫而出,黃瀨僅作隨意瀏覽店內書籍,待腳步走至雜誌區他才稍作停留,見幾名少女對著手中的刊物不停地交頭接耳,看似正猶豫是否購買的模樣。定睛一看,黃瀨才想起自己參與了那期雜誌專刊的拍攝工作後,便轉了道往其他分類書區走去。

他可不想讓一期專刊打擾了難得的清閒,儘管他不否認自己有時是享受著他人對己的青睞目光。

琳瑯滿目的書籍陳列讓他看得近乎迷失於裡,直到看見黑子就在不遠處的身影後,黃瀨驀地恍然,讓適才稍有失措的情緒給冷卻下來後,才劃開步伐走向那人身旁,「有找到想要的書嗎?」

即見黑子稍作頷首:「沒有。黃瀨君呢?」

對於黑子忽然試問,黃瀨停頓了下,先是開口應答沒有一詞,隨後問道:「時間差不多了,還有要去哪裡嗎?」

只見黑子偏頭一想,旋即應答:「我還有習題沒寫完,回家好了。」

搶斷黑子看似想反問自己的話語,黃瀨先一步開口答覆:「那就回家吧。」

在兩人齊步走出店外好陣子後,黃瀨才聽見黑子忽然開口,「雜誌區那邊有甚麼嗎?」

「怎麼這麼問?」來人問句讓他油然不明所以,即後又聞對方陳述,「在離開書店前,看黃瀨君的目光一直看向那邊,很在意的模樣。」

黑子這番發言讓黃瀨油然一怔,適才自己是多瞥了眼雜誌區一景,見先前的幾名少女已離去,取而代之的是另外一群正興奮討論的女孩們,看得他不禁微抿著唇,一時之間情緒稍感複雜。

雖感驕傲,可也參了些許的失落感。黃瀨忖度,以攝像作品得到他人關注,卻無法換取他渴望被人了解的念想,而這樣的反差,總讓他每每生起苦悶情緒,堆積於胸口處使他滯悶難耐。

「因為剛好看到之前有參與專刊拍攝的雜誌出版了,所以很好奇有沒有人買嘛。剛才超擔心會被認出來的。」

「這樣嗎……。」

見黑子只是喃喃並未對他方才的回覆再行追問,黃瀨倒也不再多加在這話題上頭兜轉。

隨口問了對方要往哪個方向回家,得到來人回覆後,他們倒也沒多作交談,直到走至路口處時,黃瀨才聽見黑子一聲低緩:「明天見,黃瀨君。」

嗓音清清淺淺地隨向晚微風輕撫過他的耳根處,忽地感覺微熱。黃瀨怔怔地答應著再見一詞,瞥著黑子逐步走離的背影,他不由地向前了步,踩著那人被拉得細長的影子,不由輕嘆於對方的興趣。

「還真是、被觀察得很徹底啊……。」

 

 


评论
热度(6)

© Noir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