旁人說不好相處,實質上只是發懶。

出沒可尋噗浪:https://www.plurk.com/lucy5077

【黑籃/黃黑】Episodes Act.4

○ 舊文搬遷。此篇已出刊,收錄於《Episodes》一刊。

○ CWT38新刊可見MR.K



4.

  在結束訓練後,黑子反覆端詳咀嚼著這句話語是否能夠完整地陳述表達自己的關心,但他仍舊沒有向黃瀨問出那句「怎麼了?」

  畢竟,想來終究是過於突兀,也沒頭沒尾的。

  在練習結束後,黑子沒有隨著其他隊員紛紛回到部室裡頭整理一身汗水淋漓後準備回家,僅在場邊稍作休息,打算再多留一陣子作自主練習。

  「小黑子一起回家吧。」只見黃瀨笑彎了眼眉,黑子才婉轉應道:「我想再待一陣子再回去。」

  「那我也留下來陪小黑子。」

  「黃瀨君可以先回家休息,我一個人練習就可以了。」應答的話語才剛落定,隨即便得到對方一句「我也想留下來。」的發言。雖然差別不過在於一個人與兩個人練習而已,但聽見黃瀨的回應後,黑子不禁沉吁了口氣,試想著這未嘗不是件壞事。

  畢竟平時多為搭擋青峰陪同練習,或許換人陪同或許會有意想不到的收穫,黑子心忖,眼角瞥著黃瀨若有所思的側臉,僅在適才念頭上暫且留了兩字大概註解。

  待偌大的體育館內僅剩他們兩人時,黑子才方打算起身,旋即聽見了黃瀨忽然的一聲詢問:「我可以留下來嗎?」

  黑子僅是稍偏過頭,對於黃瀨突然的問句略感不明所以,不禁想起了今天對方與青峰oneon one的情形,正試圖回想當時情景並從裡頭捕捉幾縷線索時,就見對方傾近的臉龐向他再次問道。

  黃瀨淺瞇起眼眉的帶笑神情看來是有那麼點不似平時的對方,倒像是先前那人在得知自己並沒有看過自己為時裝雜誌拍的照片時,還特地給他好幾本雜誌要他看看他工作的帥氣模樣;讓黑子不禁聯想到故事常有的雙生子情節,裡頭的黃瀨涼太並不是他所認識姿態略帶笨拙的那個。

  這樣的既視感也讓黑子驀地感到失措,雖是頃刻想法,但念頭油然生起的同時,黑子才忽然察覺,其實他一點也不了解對方什麼,就如當時赤司指定自己作為對方的教育指導員所告訴他的基本資料差不了多少。

  有新增的,除了黃瀨口癖上的認同意涵之外,大概就屬對方偶時舉止很難理解這點,黑子暗忖,對於這兩點反差讓他不禁稍抿唇線感到無奈。

  興許是出於模特兒這份兼職工作讓黃瀨相較於他們而言,更會保留也更擅長偽裝自己的負面情緒,就以當時對方加入籃球部沒多久便以其天賦和高學習能力這兩點成為一軍的隊員且獲選為參加正規比賽的過程而論,其中難免會有其他反彈及毀謗聲浪產生,就似於自己當初的情形相去不遠,但差別在於夾雜於話語之中的不是暗罵籃球技巧爛,而是稱呼對方為copyboy這個聽來滿是反諷的詞語。

  黑子記得有次他正與黃瀨打算回到部室換下一身濕淋準備回家時,幾名二軍的隊員正談論著黃瀨成為一軍一事,幾句不甚好聽的發言就這麼直入他們兩人的耳裡。對方倒沒有表示什麼,只是不以為意地大步邁前,只見那些人隨後見到黃瀨走來的身影時,便心虛地噤聲不語。

  當時情景讓黑子仍舊記憶猶新,依稀可記自己不禁一怔,佇立於原地忘了跟上對方腳步,直到聽見黃瀨的試喚聲嗓後,他才愣愣地劃開步伐向前。在經過那幾人時,還明顯可見他們神情間的不自然慍紅,讓黑子想起了在赤司將他介紹給一軍隊員時,特地用一場練習賽證明他的能力般,同樣地止息微詞。

  「小黑子?」黃瀨的一聲低喚讓黑子不由得地眨了眨眼,還未能從適才的思緒抽離開來,僅是望著黃瀨神情略顯困惑,與之對視。

  「小黑子,怎麼了嗎?」在感覺到對方熱暖的掌心直貼著額間時,黑子才恍然回神,退開了步低聲應著沒事:「只是想到之前。」

  「之前?」對於黃瀨的疑惑,黑子僅作頷首表示肯定,「什麼事情讓小黑子想得那麼出神?」

  「黃瀨君。」他才剛作應答,黃瀨旋即應了聲,但在見自己沒有繼續話語後,稍蹙著眉不解地問著:「小黑子不想告訴我嗎?」

  「我告訴你了。黃瀨君,我剛才在想你。」直白的陳述,只見黃瀨先是露出明顯愕然的表情,之後才笑彎了眼眉,直說著好開心的話語:「那小黑子想到什麼了?」

  「你剛升上一軍的時候。」

  「咦──,那時候?」

  「嗯,想到黃瀨君起初升上一軍隊員,恰好撞見其他部員表達不滿的時候。」黑子說道,僅辨對方悶應了聲,表情稍帶怔忡,「幸好黃瀨君並沒有惹事。」

  「咦,感想是這個嗎!」

  「一半。另外一半,則是想起了我當初加入一軍的情形,也跟黃瀨君很類似。」

  只見黃瀨稍歛眼簾悶應了聲,眼裡情緒複雜地讓黑子不自覺揚聲試喚:「黃瀨君?」

  「……怎麼了?」

  「可以蹲下來一點嗎?」

  「啊,這樣嗎?」在來人聽話地俯低身軀後,黑子探出了手,彷彿安撫孩子一般地輕揉對方柔軟的髮絲,「我並沒有將那件事放在心上,所以黃瀨君也不用想太多。」

  黑子選擇性地語帶保留,並沒有將後頭原本想補充說明自己早已習慣這樣的批判行為。畢竟那也只是逞一時的口舌之快而已,所以是多一句少一句根本無關痛癢,也非關他的本分。

  黃瀨並沒有吭聲,黑子也沒有繼續話語,只是任著對方腦袋擱在左肩上頭,那人的指尖輕觸著他的雙腕。隨著冗長的沉默過去,來人十指逐漸收攏的力道讓他感到難受地就如同對方後來道歉的聲嗓,略帶哽咽。

  細聽著對方沉穩的吐息,讓黑子不禁思量自己是否應該直接以傳球的力道打醒明顯消沉的對方,卻也同時無奈於黃瀨的這般舉止,活像是做錯事的孩子般,內疚的模樣讓他油然莞爾。

  儘管就態度上的確有所偏差,黑子暗忖,黃瀨當時的驕傲自矜還真讓他曾有一度忍不住想以傳球的力道狠狠重擊對方的衝動,但其實就彼此關係較為熟稔之後,就不免覺得對方不過是孩子心性,相較於紫原來說,較為纖細敏感的類型而已。

  或許也可以說,所謂的青春期大致上就是這麼一回事,黑子腹誹,這點、似乎在其他人身上並沒有太明顯的症狀產生,當然,除了青峰對於小麻衣的狂熱之外。

  想及於此,黑子忍不住微勾唇角,心忖著就以先前作為對方的教育指導員這點來說,這樣未嘗不是件好事並探手輕拍對方的腦袋問道:「……黃瀨君,不是要留下來一起練習嗎?」

  


评论
热度(6)

© Noir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