旁人說不好相處,實質上只是發懶。

出沒可尋噗浪:https://www.plurk.com/lucy5077

【黑籃/黃黑】第十五號球衣

○ 舊文搬遷。此篇已出刊,收錄於《Hello, dear》一刊。


  「好懷念噢──。」黃瀨忽然的驚呼讓黑子忍不住側過視線望著身旁的對方,手掬了件樣式熟悉的球衣,只見來人匆匆地攤開了布料,「咦,是小黑子的。」

  視網膜清楚辨析出背號數字,十五,這號碼讓黑子倏地陷入了回憶裡頭,猶如拼圖般,一片又一片地逐漸在他的思緒裡頭拼湊出中學三年時光,不由怔忡。

  「是很懷念。」黑子思忖,望著黃瀨隨即在箱中找尋裡頭是否也有自己的球衣,不由輕揉起球衣,依稀可覺當時籃球的觸感,步伐於場上奔跑所磨擦出的聲響,還有球體碰撞場地時的沉厚音質。

  唇邊也好似可嚐當時的青澀氣味,黑子心想,想及自己的初吻,是與對方意外錯成的插曲,卻讓他始終難忘那抹流連於唇瓣間的淡微汽水味。

  可也不由慶幸,他們並沒有錯過,也相伴至此。

  「小黑子,你看!」黃瀨突然的聲嗓倏地讓黑子回過神來,望著對方手上稍嫌泛黃的照片,清楚可見裡頭的合影對象,也不由憶起那時情景。

  那天在聽見赤司說了句今天只做基礎練習且讓他在場外見習時,黑子下意識地輕轉著手腕,不由嘟囔了聲,卻也只是忖著那人這麼作必有其用意的想法,默聲接受對方的指示。

  儘管還是半帶不願就是。

  直到練習結束後,在聽見紫原轉述赤司的話語,要他跟桃井一同回家時,讓黑子不由困惑地看向紫原,「赤司君為什麼要我跟桃井同學一起回家呢?」

  只見來人聳了聳肩,神情漫不經心且慵懶地應道,「既然是小赤說的,那一定有什麼原因吧?」

  黑子僅作低應,但身旁的黃瀨倒是一臉深意地瞥向青峰,好似可辨箇中原因,但只得來人興致缺缺的不理睬,及後頭一句向桃井討著複印筆記的發言。

  看著接續發展似乎漸趨失控,黑子只辨赤司輕描淡寫的一句,「桃井,接下來就交給你了。別讓黑子亂跑,直接把他送回家。」話語方完,赤司便大步流星地離去,留得他滿腦的困惑不解,以及身旁的青峰對此發言的絮語微詞。

  而後,為了影印桃井的筆記,一群人先是去了便利商店,出於考前大量學生影印筆記而紙張用罄的緣由,使得他們接續來到了位於大型超市頂層的遊戲中心。

  一是為了複印,再者則是為了辣油番茄口味的美味棒。

  看著為了在中級取得高分而專注觀察一旁小學生的黃瀨,見對方結束遊戲後,黃瀨也旋即跳上了機台,一臉胸有成竹的模樣,讓黑子不禁淺勾眼眉,就著小學生方離開的機台投下了硬幣。

  視線稍瞥那人靈活地完成指令動作,黑子抿了抿唇瓣,目光旋即轉回眼前的螢幕,跟之前一同,完成足夠換取特殊口味美味棒的分數。

  先是贏得了獎品,後幫桃井解圍,接著因為黃瀨興致一來地提議說拍大頭貼,一群人就這麼擠在窄間裡頭合影。

  即見那張照片的黃瀨可憐兮兮地被青峰給推至一旁,明顯可辨對方想拉近彼此距離的意圖被那人給截了斷,黑子不由調侃,也想起了後來彼此進一步交往後,他應著對方的要求下又拍了次大頭貼,讓他彆扭地僅能僵直著四肢,任著對方環抱親近的動作,拍下一張又一張看來些許違和的照片。

  但黃瀨倒是對於成品感到無比滿意就是,黑子暗想。

  「那時候還以為小黑子會跟小桃子在一起呢。」看著洗出來的成品好陣子後,便將照片好好收進背包後,黃瀨忽然的話語讓黑子不由一怔,依稀可見對方緩彎的唇角弧度依稀參雜了些許澀然情緒,可黑子並沒有試問出聲,僅以一句「是嗎……。」低聲帶過。

  他想,他是多少能夠了解黃瀨以半帶玩笑的聲嗓陳述這句話時的心境,可卻無從得知對方是以什麼樣的想法說出這句話,是釋懷抑或是在意,黑子並不清楚。

  只知道對方的手指扣上自己的指間時,明顯可覺那人收攏的力道稍重,像是一不注意就會遺落般地緊握著。但黑子也僅作如此想法,終究沒有向黃瀨問出留存於思緒許久的疑惑,儘管他不知該用什麼樣的字詞才恰當,也不知該從何問起才算合適。

  旋即在視線對及來人時,見到對方笑得愉悅的模樣,黑子倒也不加多想,淺勾眼眉。

  「怎麼都找不到我的球衣……,小黑子有看到嗎?」黃瀨的一聲試問倏地拉回了黑子的思緒,隨後側頭翻找一旁的抽屜,「在搬來這裡的時候,黃瀨君有帶過來嗎?」

  「咦……,不知道有沒有欸。」即見對方半噘著嘴試想的模樣,黑子僅是將身旁散亂的物品給一一歸類回位,瞥了眼擱於黃瀨身旁的幾本相冊,清楚可見幾張合影裡頭的彼此,不似一般情侶的親暱,僅止於輕輕淺淺的幾個神情及動作,卻看得黑子不由靦腆。

  也才恍然發覺,從起初的相識,到至今的這般發展,途中的插曲已然讓他難以一一細數,也難以一個個清楚陳述,黑子瞥著眼黃瀨的低頭探找的動作,顧自思忖著。
  記憶不由停留於熟悉的天台上,陽光傾灑了他們一身,只見黃瀨滿心期待地拿了最新一期的服裝雜誌,直指著裡頭的專訪,「小黑子有看過嗎?」

  搖了搖頭,黑子旋即接過了對方手中的雜誌,沒來得及見到黃瀨蹙眉失望的神情,卻得對方明顯對於他適才的舉動感到開心,笑得愉悅的模樣。

  「小黑子覺得怎麼樣?」就似討糖的孩子一樣,期待他能說出好的評語,可黑子終究止於一聲,「還不錯。」

  黑子抿了抿唇,以為會得到黃瀨為此感到洩氣的回應,但卻只見對方笑得燦爛答著,「果然是小黑子會有的回應呢。」

  隨後的撲抱舉止更是讓黑子未能來得及反應,就這麼向後仰倒,那人垂落的金色髮絲搔得他不禁蹙眉,明顯可見來人的鳶色瞳仁間盡是愕然,只覺唇瓣上一抹溫熱柔軟,他才恍然。

  「小、小黑子對不起真的很抱歉我不是故意的!」見黃瀨一臉困窘的道歉模樣,黑子並沒有太大的反應,只是不自覺地抿了抿唇,依稀可嚐唇間殘存的淡微汽水味,視線不由撇向一旁的寶特瓶,心忖著大概是對方適才喝了可樂的關係。

  多少是感到不自在的,黑子暗想,但除了淡然以對之外,他也真想不到應該要以什麼樣的方式看待這樣的意外產生。

  「沒關係的。」探手拍了拍對方的頭,黑子想,說實在的,錯成的舉動實在讓人難加責難。更何況,生氣也只不過是一時間的情緒反應,最後還是挽回不了什麼事實。雖說初吻這件事情,實在……該怎麼說,黑子半帶調侃地想,終究不比在書籍裡頭描寫的那般天真浪漫,但也確實讓人感到青澀就是。

  指尖不由撫上了唇,黑子忖度,所謂初吻大概就是這麼轉瞬間的輕點唇瓣,卻又讓人難忘的一件小事。

  「……怎麼了嗎?」只聽來人試問,黑子聳了聳肩應道,「在想初吻。」

  「咦──,小黑子的初吻是什麼時候?」黑子點了點頭,即見黃瀨想問卻又不知該從何下手的苦惱模樣,讓他忍不住刻意停頓了幾秒後,才接續話語,「中學的時候。」

  黑子緩聲陳述著,目光不忘觀察來人神情,明顯可辨其複雜情緒,「那個人很溫柔,但也很笨拙。明明不喜歡看書,卻總會跟著我到圖書館,坐在對面什麼也不做地就只盯著我傻笑;但也其實驕傲又任性,只對自己認同的人表現友好,還不顧他人意願地取了個不合襯的暱稱。」

  僅聽黃瀨低咦了聲,似乎對於他的形容感到熟悉且困惑,在聽見那人提出疑問前,黑子伸手彈了下對方的額心,只聞一聲吃疼悶應,黑子輕道,「可我卻並不討厭這樣的他。」

  食指輕點著黃瀨的額間,黑子還未來得及說完話語,便被來人突然敞臂環抱的動作給止住了聲嗓,就類似初吻的一景,差別在於對方鳶色瞳眸裡明顯說明了此舉出於預謀,而非意外。

  「小黑子的初吻對象是我欸──,好高興。」眼眉間笑意難藏,黑子僅是不輕不重地應答,「但可惜的是,黃瀨君的初吻對象並不是我。」

  即得來人抿唇略參歉意的表情,黑子暗想,不難預見對方可能的一句「我也想讓小黑子做我的初吻對象。」而在想像成真前,黑子先一步探出指間點住了黃瀨原本要發言的動作,旋即半撐起身傾向對方,蜻蜓點水般的落吻於那人的頰畔。

  「要不,將這個當作是黃瀨君的初吻好了。」在來人還未來得及反應時,接著傾前吻上。

  依稀可嚐午間對方為他買的香草奶昔的味道。他想,這不單是對方第一次由他主動的吻,也是他首次嘗試這麼個舉動。而其中原因不僅止於他適才發言所使然,更也許是因為稍參不甘於那人的初吻對象另有他人的事實,讓他未能多想就直接反應於行為上。

  還真欠缺考量,黑子暗自調侃道。

  不過幾秒間,從原本他難得主動的輕吻,變得由對方掌控主導權的深吻,舌尖交纏的濕熱感讓他難耐羞赧,耳邊依稀可辨彼此口沫溽濕的嘖嘖聲響,更是讓他耳根燒燙不已。舉止間雖稍帶強迫,黑子想,但仍舊讓他沉淪於裡,無可自拔。

  讓他不由試想,若沒有那場二軍與他校的練習賽,若不是赤司安排他擔任對方教育輔導員一職,若非那時候他沒有接受那人的指導成為一軍,若是他當時就這麼放棄喜歡籃球的心情,黑子不禁收攏了與對方交扣的指間,只覺來人停止接續親吻的動作,思緒稍停幾秒,旋即就瞥來人莞爾的神情,讓他不由抿唇。

  他想,他大概是有那麼點了解,假日時與大夥人約出來打球,抽籤分組後,黃瀨總喜歡選特定的球衣背號的原因。

  若要他非得說出個所以然,黑子腹誹,那麼、就以當時二軍與他校練習賽後,黃瀨的一聲小黑子做為理由,好紀念他們關係親暱的開始。

  還記得黃瀨那時候驕傲自大的模樣,想起來還真有點不爽,黑子不由莞爾。

  「那看誰先找到你的球衣,那件球衣就是誰的,怎麼樣?」話語方完,只辨黃瀨笑得靦腆,「不要總記得我出糗的一面嘛,小黑子。」


评论
热度(4)

© Noir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