旁人說不好相處,實質上只是發懶。

出沒可尋噗浪:https://www.plurk.com/lucy5077

【黑籃/黃黑】Borderline〈Side: Kise Ryota〉 Act.1

○ 舊文搬遷。此篇已出刊,收錄於《Borderline》一刊。


〈Side: Kise Ryota〉

Love is hard to get into, but harder to get out of.


Act.1

稍感忐忑。

 

雖然在中學畢業後,奇蹟世代的各成員分道報考他校,而高中更是因為賽程而偶時聚首,顯然沒什麼太大的離別傷感。而在進入大學就讀的階段後,他才明顯感到人事漸變的落差感,但也只是起初稍感不適應罷了;更別提已成社會人士的他們能有多少聚首次數。

儘管不可否認他們都同樣的自我中心,表面上的關係也看來疏離,可卻意外地會保持一定聯繫,偶時收受一方短訊,也能知道其他人大致的近況。

通常維繫這樣的聯絡人是桃井和他,有時則是赤司。

就似他現在所處的現況,就是赤司指示桃井通知大家,務必空出時間前來聚會。

興許是因為好段時間沒有見到其他人,更也許只是出於自己的不安心理作祟,黃瀨心忖,無論何者,他都不得不承認,當從桃井口中得知此事時,思緒浮現的是先前某次聚會時,黑子因小酌而微醺的那抹淺笑。

耳邊依稀可聽當時抵達公寓門前時,對方那聲輕輕淺淺的低喚,撓得他終究情不自禁地低下頭吻上了那人帶著酒氣的雙唇。

在他意識到自己行為後,也才發覺懷裡的黑子早已不勝酒力沉沉睡去。讓他半懷慶幸之餘,又感泛澀地將對方給抱進房裡,然後輕掩門扉,留得那人徜徉於眠夢裡頭,讓自己身陷於紊亂的思緒裏頭,仍然無可自拔。

對方大概壓根不記得那天後來的這插曲。黃瀨忖度,或許這樣的發展也好,或許也可以說這樣就好。

再多的,他無心試想,也不想臆造。

思緒方止,就聽一道熟悉的聲嗓及鮮明的粉色,「小黃,這裡!」

黃瀨先是微笑,隨意地擺了擺手,簡單打了個招呼後,便走至桃井跟前問著:「嗨,小桃井是第一個嗎?」

「我跟阿大一起來的,但他直說悶,所以說要附近逛逛再回來。」只見桃井雙手交叉抱胸,神情微露悶怒,讓黃瀨不由笑道:「還真是小青峰會說的話。」

「要不是先將阿大給拉來,等會又要大家等他一個。」桃井如此發言,倒讓黃瀨想起了先前某次聚會,讓他再次見識到昔日隊長的命令是絕對的。

他還記得很清楚,那次遲到的人不只是青峰,還有黑子。

聽赤司一聲試問,「五月身上有帶口紅嗎?」就見青峰面露侷促,就聞前者旋即接續話語:「我想以大輝的條件應該不難收集到店內十個唇印。」

「喂,這懲罰未免……。」

「你要違抗我的命令嗎,大輝?」赤司唇角微彎,淺笑的模樣似隻慵懶的貓,饒富興致。「至於……、哲也,遲到原因?」

就看黑子原想趁隙入座,被赤司忽然這麼點名後動作明顯一頓,才訥訥地應著,「因為園裡有孩子發燒,直到家長下班後才方便來接。」

「哲也似乎瘦了些吧?」話語方落,就聽黑子旋即應答:「我知道了,赤司君。」

「乖孩子。」

赤司的懲罰基本上並不刁難,但無論是得厚著臉皮至其他包廂向他人索討唇印的青峰,或是對食量偏少的黑子來說,都恰如其分地讓其備感壓力。

「那監督大輝的任務就讓哲也負責好了。」赤司的指示一完,就見青峰趕赴戰場似的模樣,一旁的黑子則接過了那只口紅,跟在後頭一道離開包廂。

過了好陣子就聞唰地一聲拉門聲,就見青峰明顯狼狽的模樣,不僅臉上不少印子,就連衣領也被蹭上了幾個,而身後的黑子則明顯忍笑。

看得眾人忍俊不禁,黃瀨不禁試問:「小青峰你這是怎麼一回事啊哈哈。」

「還不是因為哲亂編故事。」青峰蹙眉,明顯未脫適才所遇的不自在。

「至少青峰君有湊到唇印,不是嗎?」

經兩人半參吵嘴的言論往來後,才知隔壁包廂恰好在舉辦聯誼,青峰原想直接以因遲到而遭受懲罰作為開場,但黑子忽然出聲阻斷了他既有的打算,經由後者的一番轉述後,青峰便成了因情傷而需以此振作的可憐人。

誇張的是還是有人照樣買單,黃瀨思忖,該說是黑子太會說故事,還是太適合說故事,不過歸咎哪方都無所謂。

看著黑子眼眶底下的淡灰色塊,讓他不由臆測,對方是否又因為熬夜閱讀而輕忽了睡眠。方如此試想,手就不自覺地揉上了對方柔軟的髮絲,「小黑子這幾天沒睡好嗎?」

「……不盡然是。剛好在整理書櫃時,趁空複習看看而已。」見黑子雙唇微抿,看來似乎欲言又止,黃瀨僅說道:「別累壞了。」

「我知道。」黑子悶應。

可知道什麼,黃瀨不由忍俊。隨著時日漸增,年歲漸長,儘管想說的話很多,但下意識地會斟酌用詞,最後僅留彷手捧散沙般,沒有實感的公式應答。

讓他不禁有種陷入迴圈般的既視感,就如彼此初見時,那個不坦誠的自己。

還有那個誠實得總讓他失措的黑子。


评论
热度(9)

© Noir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