旁人說不好相處,實質上只是發懶。

出沒可尋噗浪:https://www.plurk.com/lucy5077

【黑籃/黃黑】Simper

○ 舊文搬遷。此篇已出刊,收錄於《Episodes》一刊。


 

  是從什麼時候開始,才恍然發覺自己早已深陷於那人眼裡的那抹冰藍。

 

  「黃瀨君,可以不用那樣笑的。」

  在聽見對方忽然的話語時,黃瀨不由得地怔忡了幾秒,望著黑子漠然的神情略感不明所以。試圖抿彎唇角應答來人時,只見來人探手撫上雙頰的動作,掌心熱暖地貼著他的頰畔,依稀還能夠嗅見淡薄的肥皂氣味,他才沉吁了口氣試問著:「小黑子不喜歡嗎?」

  「是勉強的,就不喜歡。」話語稍停,黑子隨後鬆開掌心問道:「要休息一下嗎?」

  黃瀨低應了聲,直望著黑子暫離拿水的身影,不禁反覆咀嚼著對方適才的發言,就似看透了他的本質般,筆直地戳破了他偽裝的那層保護膜,念頭油然生起,讓他無來由地感到心悸。

  直到頰邊輕觸微涼溫度後,他才倏地抽回了神,接過黑子遞前的水瓶悶應了聲謝謝後,便探手示意對方坐在自己身旁。

  「很明顯嗎?」黃瀨問道,僅見黑子直眨著眼與他對視,他才發覺自己適才的問句過於突然,而後又補述了次。

  只見對方略側著頭的思忖神情,隨後聳肩的反應,讓黃瀨不禁咦了聲,對於黑子的回應滿是不解,之後才聽見來人喃喃說著不知道一詞。

  「我不知道其他人有沒有發現。」黑子的答覆驀地讓黃瀨忍俊不禁,情緒略感交雜地難以反應,只是抿起唇線略泛澀然。

  跟其他同齡少年相比,提早接觸拍攝工作的自己難免多了那幾分的差別,不僅學會了與他人合適的應對進退,更是體現出在那些冷嘲熱諷的帶刺話語中怎麼偽裝自己。

  想來其實無奈,但這樣的生活方式卻是最能避免多餘紛爭的首選;和善一點、體貼一點、溫柔一點,將大多數人眼裡認為是好的優點都參雜些許,就能夠避免他人有意針對的可能。

  儘管這從來也不是他想要的,黃瀨想,但現實讓人不得不如此。

  即便有模仿的天賦、良好的皮相,可並不完全地能夠讓他獲得所謂的快樂。就誠如加入籃球部前,他曾試圖在其他社團培養興趣,但在失去起初的新鮮感後,也就這麼消褪了當下的情緒。

  而這一次……,黃瀨心想,也說不定會跟以往的經驗一般結尾。

  「黃瀨君。」只聽來人忽然的一聲低喚,隨見黑子半跪著身探手揉著他頭髮的動作,還有後頭那聲加油,讓他忍不住抿緊唇線,伸手環抱來人的腰際直埋入對方的肩窩處。

  「雖然不知道發生什麼事情,希望黃瀨君的心情能夠好轉一些。」對方低喃的嗓音緩緩,一字一字地滲進了他的耳膜裡頭,沉沉地、直入思緒。

  僅僅如此簡單的幾個字,讓他驀地感到眼眶泛澀,略帶哽咽地悶應了聲。

  「黃瀨君,哭了嗎?」不難聽出對方語氣間的無奈情緒,儘管未能看見對方此時的神情,但他似乎能夠預見黑子淺勾著唇角的莞爾模樣,輕淺地、就如同那人瞳仁的冰藍色調。

  「……沒有。」雖帶哽咽,但並不如以往假哭的時候,僅止於泛澀而已。

  對方若有似無地低應了聲,明顯感覺得到來人輕拍背部的安撫動作,讓他不由得地環緊對方的腰際,油然生起了喜歡的念頭。

  可為了什麼,黃瀨暗忖,或許就止於一句「跟對方在一起,很自在、很輕鬆。」如此而已。

  在意識到這想法的同時,他忍不住抬起了頭,用下頷抵著對方的肩上附著黑子的左耳輕聲說道:「……小黑子,我喜歡你。」

  只得黑子隨後悶哼了聲,才聽見對方後來接續「我也是。」的話語,讓他忍不住直抿著雙唇,驀地覺得這麼喜歡下去未嘗不是件壞事,儘管他猜想、對方似乎沒有解讀出他適才的告白意味。

  「我真的很喜歡小黑子唷,真的。」

  再一次的重述並沒有得到對方直接的應答,但換得黑子隨後輕揉他腦後的親暱舉動。

  讓黃瀨不禁忖度著,一次也許不足夠,兩次、三次、四次……直到後來的哪一天,對方總會明白他的喜歡不止一般。

  隨後他只是抬起頭,傻笑應著,就如以往一般,聲嗓溫潤。

  ──好喜歡你,小黑子。


评论
热度(9)

© Noir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