旁人說不好相處,實質上只是發懶。

出沒可尋噗浪:https://www.plurk.com/lucy5077

【黑籃/黃黑】Dear, goodnight.

 ○ 此篇已出刊,收錄於《Hello, dear》一刊。


  緩睜著眼,望著來人因外頭街燈傾瀉而顯得微明的臉龐,讓你忍不住從對方的懷抱裡探出手,撫著那人散亂的瀏海,指腹輕柔地劃過黃瀨精緻的五官,最後停留於掌心撫上頰邊的動作,讓你不禁看著他而陷入怔忡。

  依稀能夠從些微的光線中,捕捉到對方眼眶底下的灰黑色塊,讓你不由得地沉吁了口氣,半雜著無奈與不捨的情緒忖度著那人的小心思。

  你想你是知道的,黃瀨總是會趁著工作閒暇時特地來到東京,不單只是想請他喝一杯香草奶昔,而是為了賺取那微薄的共處時光。

  對方總是不辭辛勞地往來神奈川與東京,就好似那人嘴裡的喜歡,一次又一次地、好似怕被淡忘一般地反覆咀嚼著那幾字音節。

  「小黑子──。」

  聽著那道熟悉的聲嗓陳述著那句喜歡的言論,聽來似乎玩笑,可你卻清楚地捕捉到了那人眼裡流露的柔軟情緒,讓你剎那間不禁怔忡。

  但你沒有開口試問對方,僅是將這樣的微妙感藏在思緒裡頭,而在偶時瞥見那人若有所思的神情後才又忽地想起。

  指腹輕摩著來人略泛暗沉的眼眶,讓你油然想起了當時忽然應下對方那句喜歡的情景,雙手輕撫著那人因感動而泛澀的眼眶,他就似個無助的孩子般緊緊環抱著你的腰際,語帶哽咽地反覆咀嚼著你的名字。

  一次又一次的低喚,讓你滿帶困窘地直抿著唇,暗自慶幸著還好是在練習時間結束後,不然肯定讓不少人看笑話。

  你還記得很清楚,在聽辨那聲哲也時,讓你直愣了好陣子,就連對方隨後輕覆而上的親吻都沒能及時反應過來,直到感覺到雙唇被來人輕咬舔拭時,你才連忙推拒黃瀨更進一步的動作。

  雙頰燒燙的困窘感還猶存於腦海裡,現在回想起來還真讓你近乎忍俊不禁,但你僅是緊抿著唇角,稍帶宣洩意味地用雙指輕捏著對方的頰畔。

  儘管不滿,但一旦看著對方那張好看的臉後,想生氣的情緒也就瞬間減退了大半;也更別說那人總會賴在你身上撒嬌,直說對不起的可憐模樣。

  想來還真是……,你不由得地輕吁了口氣,該說可惡,還是可愛呢?

  「……唔嗯、怎麼了?」在見到對方先是皺緊了眉心,隨後微睜著眼,眼帶惺忪的試問模樣,讓你忍不住傾前抵著對方的額心,氣聲應著沒什麼。

  內心暗忖著,要是將適才的那些想法付諸聲嗓,只會讓自己羞赧於對方笑彎眼眉,緊抱著自己並叨唸著「好喜歡小黑子」的話語,深陷於裡的困窘。
  你想,所謂的喜歡大概就是這麼一回事,就是件總讓你無所適從的微妙小事。

  「……小黑子,睡不著麼?」你望著那人揉著眼明顯疲倦的姿態,倒沒有正面回應對方的低問,只是用指腹帶開了對方散亂的瀏海,在來人光潔的額間上落下了一吻後,才開口說著要對方快睡的話語。

  「不一起睡嗎?」不難感覺到對方環抱腰際的力道隨著嗓音落定時稍稍收緊,讓你不由得地莞爾以對,探手環抱著對方的肩頸:「一起睡。」

  雖然來人應答的聲嗓近乎氣聲,但你還是清楚聽見了那人嘴裡咀嚼的喜歡一詞,以及後頭的那聲親暱稱謂,在在地陳述著對方對於你的那些心思。

  即便聽來總是讓你略感幾分彆扭,。你如此忖著,並默聲咀嚼著你也是的應答,卻也同時不禁為此稍泛笑意,闔上雙眼地低喃著。

  「晚安,黃瀨君。」


评论
热度(6)

© Noir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