旁人說不好相處,實質上只是發懶。

出沒可尋噗浪:https://www.plurk.com/lucy5077

【黑籃/黃黑】4 a.m.

 ○ 此篇已出刊,收錄於《Glide》一刊。


  了無睡意。

  目光瞥視著一旁的時鐘,只見鐘面顯示著凌晨四點,不前不後的時間點讓黃瀨不禁沉吐出了口氣,無來由地讓他聯想到了他與那個人的關係一般模樣。

  止於疏離與親密之間的中點,算不上好,也算不了太壞。

  只是讓他感到失措之餘,更是無法滿足於自己口癖上的親暱舉止而已。

  他所希冀的,從來也不僅止於如單行道般的互動,念頭油然生起,卻讓黃瀨忍俊不禁,或許根本連互動一詞都擦不著邊際,一直以來都只是他單方面的渴求而已。

  他是知道的,儘管喜歡對方的心情是認真的,但在那過於輕浮的表徵包裝之後,那一次次的行為聽來就似笑話一般,總讓黑子無奈蹙眉低喚的聲嗓。

  儘管他很清楚,他是膽怯的,難以推測那人所給予的可能回應,所以寧願用那些輕浮的口吻來偽裝自己的怯弱,也同時好逃開面對對方的否認拒絕。

  最後又兜兜繞繞回到了原點,回到了他仍舊追逐著那人淡薄的身影的起頭,什麼也沒有改變,黃瀨腹誹,或許事情早已隨著當時黑子退部、他們從帝光畢業而分道求學後就已經改變了太多。

  在得知黑子就讀城凜的時候,黃瀨不由得地感到怔忡。對於這樣的選擇除了感到不解之外,更多的則是腹誹著彼此間的距離拉長的想法,就似於當時得知對方在全中賽之後退出籃球部的行為般,趁著短暫的下課時間想詢問答案,也找了對方常待的幾個地方,可終究止於未果一詞。

  彷彿黑子哲也從來也不存在般,就這麼消失在他的記憶裡,也在褪出他的視線之外。

  不是沒有詢問過其他人是否知道原因,可只得幾句不清楚及不知道的回應後,他也只能半扯著唇角悶應著那聽來似乎敷衍卻又真實的答句。

  他曾經想過,或許過一陣子,等對方沉澱好心情之後還是會回來的念頭,可也只是一個想法而已,最後直到畢業,這樣的願望仍然沒有成真。

  即便有過幾次,目光曾捕捉到那人特有的冰藍色彩,可屢屢在他打算低喚,或起身追尋的同時,那抹色調就如氣泡般隨即消散在視網膜上頭,也好比既視感似的,讓黃瀨僅能怔忡地望著那方向佇足原地。

  雖然不是第一次對於黑子的低存在感感到無奈,黃瀨忖度,可卻是第一次油然感到失措。

  可其他人似乎對這樣的變化感到不甚在意般,恍如他自己做了一個長夢,夢見了黑子成了他的指導員、成了他黃瀨涼太的暗戀對象、成了那名符其實的影子,最後止於轉醒的那剎那,一切歸零,沒有那個人存在的任何跡象。

  想及於此,他忽地沉吐出了口氣,點開擱在一旁的手機,按壓著上頭的軟鍵直點入了訊息箱,望著螢幕顯示的寄件人,讓他油然感到心安。

  「小黑子。」忍不住低念出聲,黃瀨輕扯出唇角弧度並腹誹著,幸好在與誠凜的練習賽一結束後,他沒有忘記詢問對方手機一事,也才從黑子略顯不明所以的神情裡得知對方退部之後,手機曾不小心摔壞換新的,也就恰好未能收到黃瀨當時詢問及關心的簡訊。

  「後來有幾次去教室找黃瀨君,可是都碰巧不在。」對方隨後的答覆讓他僅能以剛好錯過幾字作結,其餘的、他也只能抿著唇線將過往的那些疑慮給驅逐思緒之外。

  畢竟多想無益、多說也於事無補,就當作是一場鬧劇止於評斷也好。

  「小黑子,……我有空的話,可以傳簡訊給你嗎?」依稀還能感覺到耳根熱燙的溫度以及聲線夾雜的些微顫音,黃瀨心想,當時的自己肯定超級失態,想必就連他視線飄移的舉動都全然地落入對方的眼裡,這麼思忖更是讓他感到難耐。

  「可以。」隨後僅聽黑子那聲落定,黃瀨不禁咦了聲,讓來人以為他似乎不解於適才的答覆而後又重述了次,「我說可以唷,黃瀨君。」

  他的手機裡頭也才會留存著對方偶時回傳的簡訊,即便對方的答覆總是幾句簡短,但每在他望見屏幕上顯示寄件人的署名時,總使他不禁莞爾。

  儘管不過是幾個字詞的輸入而已,卻讓他有種好似擁抱了全世界一般感到富足。

  他想他是喜歡對方的,至於喜歡些什麼,黃瀨腹誹、或許從來也不為什麼,不單是喜歡黑子那雙看來冷靜的冰藍瞳仁、還是打完球賽贏得勝利時會輕抿唇線的微笑神情、抑或是那人溫柔溫和的性格本質等等,都是。

  也許最為喜歡的就是那人在某些方面上所表現的執著,像是婉拒自己邀請對方來海常一起打籃球、或是鄭重拒絕著他那次次喜歡的告白、又或者是重拾對籃球的熱愛時,對他說著勝利並不是一切的話語,當時幾景的情境仍猶存於腦海中,難忘那人冰藍瞳眸間的堅定情緒。

  讓他油然生起了改變太多的感慨,唯一不變的大概僅有彼此之間的距離感,猶如橫亙於中間的凌晨與天亮交際點的四點鐘般,若即若離,也不前不後。

  他們的關係也似於海常與城凜的距離,總是有著那麼一大段的疏離感。

  油然生起的想法讓他不由得地抿緊了唇線,望著螢幕上頭簡短幾字的道晚話語,黃瀨腹誹,自己是應該滿足的,對於黑子並沒有全然不理會他的話語這點感到滿足。

  「黃瀨君明天還有工作吧,那麼就請你早點睡,晚安。」

  反覆咀嚼著訊息裡頭的那幾字言詞,讓他不禁莞爾,也不自覺地以唇輕點著手機螢幕,輕道晚安。

  他想,或許哪一天,黑子能夠接受他的那聲聽來膽怯的告白,接受他的喜歡。

  而他們之間能夠隨著時間分秒的推移,跳開了暫停鍵,遠離那天色濛濛的四點鐘,逐漸天明。


评论
热度(4)

© Noir | Powered by LOFTER